<form id="jdxvz"></form>

        <address id="jdxvz"><nobr id="jdxvz"><progress id="jdxvz"></progress></nobr></address>

          找律師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辦案助手 >>法律文書
          淺談騙取貸款罪現實中的認定
          【字體:
          【作者】 徐一杰
          【作者單位】
          【發布日期】 2020-06-11
          【編輯日期】 2020-06-11
          【來源】
          【摘要】 行為人雖以欺騙手段獲取銀行貸款,但若該貸款具有足額擔保,或已經代為償還,并未給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造成實際損失,不定性為構成騙取貸款罪。


          騙取貸款罪,是指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行為。

          現實中,存在很多中小企業使用虛假的購銷合同騙取貸款數額巨大,但在貸款到期后及時歸還或由擔保公司代為償還,卻依舊被定性為騙取貸款罪的情形。其中一部分原因在于,騙取貸款罪在司法實踐中認定相對較為混亂。

          騙取貸款罪的構成要件中,主觀方面是故意,犯罪主體是自然人和單位,客體是破壞國家的金融管理秩序,客觀方面是給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

          客觀方面中既然明確寫明了是要給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那么為了生產經營、生活需要,向金融機構貸款,手續有一定虛假騙取貸款數額巨大,但有足額擔保或按照約定還款,沒有給銀行造成損失的,是否就可以理解為不構成騙取貸款罪呢?

          在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浙江省公安廳三家《關于辦理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會議紀要》中表明:

          根據刑法規定,行為人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的,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在一審判決前償還的,可以從寬處理。

          行為人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數額超過人民幣一百萬元不滿五百萬元,但在偵查機關立案前已償還信貸資金,未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的,或者行為人以自有財產提供擔保且擔保物足以償還貸款本息的,可認定為刑法第十三條的“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作為犯罪處理。

          從中我們能得知,盡管行為人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給他們造成重大損失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但如果能在一審判決前償還的,依舊可以從寬處理;

          后文更是表明在偵查機關立案前已償還信貸資金,沒有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直接經濟損失的,或是行為人以自有財產提供擔保且擔保物足以償還貸款本息的,更可認定“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作為犯罪處理。

          同樣,在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重慶市人民檢查院、重慶市公安局在2013年聯合印發的《關于如何處理當前刑事訴訟案件中亟待解決法律問題的會議紀要》中也表明,具體實踐中,手續上存在一定虛假的貸款行為較普遍,如果不區分具體情形,對符合貸款數額、次數標準的行為一律認定為犯罪,將使相當數量并沒有給金融機構造成任何損失,沒有社會危害性或者社會危害性明顯輕微的企業融資行為受到刑事追究,這有違刑法的基本理念,也不得于維護經濟秩序的穩定,不利于促進經濟發展。對為了生產經營、生活需要,向金融機構貸款,手續有一定虛假,但沒有給金融機構造成損失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

          與此理念相符的還有在另一起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鄧宏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的案例。此案例的二審撤銷一審判處騙取貸款罪的刑事判決改判無罪,對上文所提及的觀點也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案號:(2014)粵高法刑二終字第212號(取自無訟網)

          一審法院查明

          原判認定,被告人鄧宏系東莞市飛爾液晶顯示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爾公司)法定代表人。2011年8月25日,鄧宏因飛爾公司資金周轉需要,虛構了飛爾公司已向融光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融光公司)購買原材料,需要支付貨款75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事實,以個人經營創業為貸款用途向興業銀行東莞分行申請一年期貸款500萬元,擔保人為東莞遠大融資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大擔保公司)。被告人鄧宏還指使財務人員向銀行提交虛假的《購銷合同書》、《授權聲明》等申請材料,隱瞞飛爾公司巨額虧損,已陷入經營困境的真實情況。興業銀行東莞分行于當天發放貸款,并向《授權聲明》中所指定的賬戶劃款500萬元。之后,被告人鄧宏指示飛爾公司的財務人員鄧某乙將該500萬元貸款以現金提取或多次轉賬的方式,最終轉移至飛爾公司的廣發銀行賬戶,并將其中的450萬元用于公司的運轉經營使用。該筆貸款到期后飛爾公司無力償還,最終由遠大擔保公司代為歸還。

          原判認定上述事實,有書證、物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證實。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鄧宏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貸款,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騙取貸款罪,依法應予懲處。被告人鄧宏在判決宣告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發現在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判決的,應當對新發現的罪作出判決,把前罪和后罪所判處的刑罰數罪并罰,決定執行刑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第六十九條、第七十條、第七十一條、第七十七條、第五十三條的規定,作出判決:

          一、撤銷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東中法刑二初字第10號刑事判決書第二項中對鄧宏的緩刑。

          二、被告人鄧宏犯騙取貸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與原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的有期徒刑二年,實行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后鄧宏及其辯護人提起上訴,最終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鄧宏以欺騙手段獲取銀行貸款,但未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也不具備其他嚴重情節。原判認定上訴人鄧宏犯騙取貸款罪的定罪不當。上訴人鄧宏及其辯護人所提不應以騙取貸款罪追究鄧宏的刑事責任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某,予以支持。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作出了

          一、撤銷廣東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東中法刑二初字第24號刑事判決;

          二、上訴人鄧宏無罪的判決結果。

              由此,我們不難可以推出如下觀點:

              行為人雖以欺騙手段獲取銀行貸款,但若該貸款具有足額擔保,或已經代為償還,并未給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造成實際損失,不定性為構成騙取貸款罪。


          無需注冊,30秒快速免費咨詢
          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